新闻中心

靠谱的山东婚前外遇调查机构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全部 3692 发布外链 1 网站地图 0

我是第三者

时间:2024-02-29   访问量:28870

法庭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声称自己就是第三者,就算你是个受害者,你也不能不尊重事实啊。

何为第三者,我们大家都清楚,你根本就不是嘛。法庭下作为原告的这个男人和被告竟然情同兄弟。

所以呢这场官司我们说呀虽然看起来呢是蔡多在告魏忠,但实际上却是为了帮助人。

为什么一个大男人公然宣称自己是第三者,更为奇怪的是,天下哪有用告人的方式来帮人的呢?

我是第三者,法律讲堂,即将播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法律讲堂。

我们常常在电视剧当中啊,看到谜中迷案中案。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的背后呢,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情感秘密,一起走进我们今天的法律讲堂,在四川省的一个基层法院的审判室里,一天呢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

一个很有磁性的男生,在大声的叫嚷道,就算你是个受害者,你也不能不尊重事实啊。

何谓第三者,我们大家都清楚,你根本就不是嘛。紧接着呢就听到一个男生很急迫的解释道说我就是第三者呀,这才是事实。

透过打开的大门呢,我们看到这个很有磁性的声音,是来自于一个戴着金丝眼镜大步翩翩的中年男人。

而那个急切的解释自己就是第三者的青年呢,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穿着一件蓝t恤。

那么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原来呀这个地方是刚刚的开完一场庭,法官和书记员刚走这两个人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争论。

开了一个人说,你不是第三者,另一个人说我就是而在这个审判室里呢,还有一个理着小平头的青年。

二十八九岁这个小平头在开庭的时候呢,原本是和这个金丝眼镜共同的站在被告席上的。

可是现在呢,他是拉着站在原告席上的这个蓝t恤一起是离开了法院不了解情况的人呢,就开始猜测起来了,说这件事儿。

可是奇怪了,明明这个蓝t恤呢,它就是原告金丝眼镜和小平头呢都是被告。

可为什么这小平头和蓝t恤这两个人看起来倒更像是一家人呢?

而且啊这更奇怪的是,这天底下竟然还有人公然的明目张胆的宣称自己就是第三者。

别人说他不是,他还着急跟人争说,我就是就好像这第三者呀好像是个荣誉似的,非得赶着往自己身上贴这件事儿啊,实在是太让人费解了,这到底是一场怎样的官司,这三个人之间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这个蓝t恤名叫蔡波二十七岁,今年他呢原本不是一个跛子,可是现在走路却一跛一跛的。

而之前这个蔡波不仅不跛,而且啊还长得高大帅气属于这小伙子里头非常有型儿的一类,他不是本地人。

几年前呢来到这个地方打工,后来呀在这儿找了一个本地媳妇儿,所以就留了下来。

他的妻子呢名叫杨秀丽,比他小两岁,长得是非常漂亮,一个高大帅气,一个温柔漂亮。

结婚三年多以来,这小日子过得。虽说不富裕,但也非常踏实幸福。

可就是这样一个家庭却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变。

一天哪杨秀丽呢在办公室里端起他的盒饭,正准备像往常一样吃饭的时候,她面前的手机就突然响了。

杨秀丽是一看这来电显示的号码,立刻是放下盒饭就匆匆的来到了屋子外头。

这样一来呀,这办公室的同事就开始打气开了,说看小牙紧张的那种样子,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老公的电话,说不定啊,是以前的老相好,这大家话还没说完呢,只见杨修丽是蹭蹭几步,就冲进了屋子,就直奔向总经理办公室。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过两分钟,又见杨秀丽是急匆匆的跑出总经理办公室,拎上自己的包来不及说话,是转身哪就离开了公司,大家是面面相觑呀,到底发生什么了呢?

这一打听啊才知道,原来杨秀丽的丈夫蔡波出了车祸,现在呢正在医院抢救呢。

这菜钵呢因为要去省城办点事儿,正好呢杨秀丽的一个朋友开货车要去省城拉货,就顺带的捎带上了菜钵。

可是没想到这司机在半途啊,竟然把这车给开翻了,而且说起这场车祸还真是挺离奇的,司机是一点伤都没受。

可是泰波呢就比较惨了,他先呢是被甩出了这个大货车之外之后呢,又被这个大货车从腿上啊碾压过去,经过医院的抢救呢,蔡波的命虽然是保住了,但是医生呢却告诉杨秀丽说,这蔡波的腿是不能够再复原了。

蔡波在医院里紧急治疗。这时候交警也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经过现场勘查,交警认定,大货车司机对这起事故负全部责任。

可这个时候大货车司机却直喊冤。他说这车不是他自己的,车上的货,也不是他的,他只不过是受雇于人帮一个叫卫忠的人拉货而已。

现在出了车祸,怎么就要自己负全部责任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按照我国法律的规定,就应当由魏忠来承担赔偿责责任。

看到这儿啊,有些观众朋友呢可能不太理解,就要问了,说魏忠跟这个车祸其实没什么关系啊,他不是司机也没有过错。

那么为什么要让魏忠来承担车祸的赔偿责任呢?

民事诉讼法意见第四十五条规定,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合伙组织雇佣的人员在进行雇佣合同规定的生产经营活动中造成他人损害的雇主是当事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

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那么按照前述法律的规定啊,雇员在雇佣活动当中致人损害的,应当由雇主来承担责任。

因为雇主责任,我国法律规定的呢是一种严格的责任。

也就是说,不管雇主有没有过错,那么对于其雇员在受其指派进行雇佣活动的过程当中,致他人受伤。

这种情况的雇主都要承担责任。而在这个案件当中呢,魏忠就是因为其雇主的身份,因此要去承担车祸的赔偿责任。

在得知自己的丈夫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啊,杨秀丽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可是当他得知魏忠需要去承担责任的时候呢,杨秀丽又变得心事重重。

为什么呢?因为魏忠不是别人,正是杨秀丽以前的男朋友杨秀丽这几天一直在被车祸这件事情折磨着,按理说责任都已经划分清楚了。

不管双方之前是什么关系,该负的法律责任还是要负的。

那么杨秀丽究竟为什么不去找魏忠问责呢?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说一说杨秀丽和韦忠了,这两个人的关系还真不一般。

这两个人呢从小啊是在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后来呢就谈起了恋爱。

但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两个人呢就闹上了别扭,再加上当时啊大家都很年轻,年少气盛,谁也不让谁,结果呢就分了手。

这魏忠啊是在一气之下就去了外地,两年前呢才回到了家乡。

而在外地呢,魏忠不仅结了婚,而且还挣了一些钱,回到家乡之后,就买了几辆车,雇了两个司机来跑运输。

而原本那天呢是应该魏忠开车的,可是他因为临时有事儿,所以就让自己的司机开了这一趟车,丈夫呢出了车祸,应该承担责任的,竟然是自己的前男友。

这也难怪杨秀丽呀是有些左右为难了。就在这个时候呢,有人找上门来了,杨秀丽是一见来人,是几步上去,就紧紧握住了这个中年女人的手啊,这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

那么来的人究竟是谁呢?这个人呢?正是杨秀丽和丈夫蔡波的介绍人马大姐马大姐呢在居委会工作是一个很细致又很热心肠的人。

他在得知蔡波车祸的消息之后呢,是立刻就赶到了杨秀丽的家里看杨秀丽这副模样啊,马大姐就劝他说小杨啊,你看哪蔡伯现在也没有生命危险了,有什么情况啊?

咱慢慢治,不用担心再说了,这医疗费不也有人支付吗?

哦,对了,这蔡波他坐的什么车呀?听了马大姐的话,这杨秀丽呢犹豫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是魏忠的车。

那天呢他正好要去省城拉点货,就顺带呀,就捎带上了财钵。

马大姐说哎,小杨啊,你是不是觉得他和你曾经有过一段情,所以在赔偿这件事情上,你不太好意思开口啊,我告诉你啊,这可是你们的合法权益没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再说了,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呢?

你要信任大姐大姐去帮你谈这件事儿。可是马大姐的这番话,却并没有让杨秀丽显出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反而仍然是浓眉紧锁,低着头啊,半天不吭声。

看见杨秀丽这种表现,马大姐就没再追问,但是凭经验马大姐认定她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没说,那么这杨秀丽究竟隐瞒了什么,他又为什么要隐瞒呢?

马大姐是做梦,都不会想到蔡波搭乘魏忠的车去省城啊,根本就不是一个偶然的巧合,而是魏忠和杨秀丽这两人刻意安排的结果目的呢也不是为了让蔡波白白的蹭车,而是另有企图。

原来在魏中回家乡没多久,他就又和杨秀丽呢两人好上了。

现在他们虽然各自啊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可是他们却还是想和对方在一起。

所以呢这杨秀丽就和卫忠啊,两人在一起商量,就想找机会呢让卫忠把这事儿呢跟蔡波挑明了,让蔡波和杨秀丽离婚。

所以当蔡波说自己有事儿要去省城一趟的时候,杨秀丽就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所以呢就找到了魏忠两人商量,想让蔡波呢搭乘魏忠的顺风车,然后让魏忠再去省城的这个路途之间给他摊牌。

蔡波是根本就不知道杨秀丽和魏忠之间曾经有过这么一段情,当然他就更不知道这两个人呢现在还是情人关系。

所以当杨秀丽问他愿不愿意去搭乘魏忠的顺风车的时候呢,他是毫不犹豫的,就一口答应下来。

因此那天中午的时候,这杨秀丽呀一看是魏忠的电话,还以为是要告诉她和丈夫摊牌的结果呢,可是没想到啊,这等来盼去,竟然是自己丈夫蔡波车祸受伤的消息。

而在电话的那头呢,魏忠告诉他自己因为临时有急事儿,所以呢不在车上听到这儿,马大姐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马大姐是一个特别热心的人。蔡波出车祸之后,看到杨秀丽前前后后的表现,马大姐觉得她对丈夫还是有感情的。

这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门亲,所以马大姐决定这件事情,他是管到底了。

想到这儿呢,马大姐就跟杨秀丽说小杨啊,这样车祸赔偿的事儿呢,你交给我,我去找魏忠谈。

这段时间呢你就在家里安安心心的照顾好丈夫马大姐。

其实心里想的是借谈车祸赔偿的这个事儿呢?找找魏忠听听这魏忠的心里啊,到底是怎么想的?

没想到这魏忠的一番话呀,恰恰是佐证了马大姐之前的猜想。

这魏忠呢告诉马大姐说自己呀根本就不想离婚了。

自己以前呢虽然的确因为一时的错误做错了事情,但是现在的车祸呢就当是对自己的一种过错的警醒吧。

不仅如此,魏中呢还告诉了马大姐一个秘密说,其实那天呢自己的确是答应杨秀丽在这个去省城的路上就和蔡波摊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临上车之前他又退缩了,他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所以呢他又临时的让自己的司机开了这趟车,并且对杨秀丽撒了谎。

而车祸发生之后,自己妻子的态度让他非常感动。

他这个时候呢才意识到,原来在他的内心里啊,其实根本不想和现在的妻子离婚而和杨秀丽之间的这种情人关系呢,实际上只是为了弥补自己对于年少时的那段恋情的一种遗憾。

听到这儿啊,这马大姐心里呢就有底儿了。魏忠已经明确的表态要结束和杨秀丽之间这种不正常的情缘关系。

而杨秀丽呢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传达出了想要一心一意照顾受伤丈夫蔡波的意思,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再加上马大姐呢从中周旋终于是让杨秀丽和魏忠终结了这段不正常的情人关系,各自呢又回到了自己的家庭当中。

按道理来说呀,咱们今天的故事呢,到这儿就该结束了。可是没想到,这感情回到了正轨车祸赔偿的事儿,却出现了意外。

蔡波为了要回自己的赔偿款,只好把魏州和保险公司给告上了法庭。

可是呢这蔡波呀却不是要为难魏忠,而是为了要帮他,所以就出现了之前我们看到的法庭里头的那一幕。

这三个男人一个呢是蔡波,一个是魏忠,另一个戴金丝眼镜的那是保险公司的代表。

可是看到这儿,大家一定也很奇怪,说这天底下哪有用告人的方式来帮人的呢?

他们口中所争执不休的这个第三者又到底是什么呢?

原来呀这个第三者呢不是婚姻家庭的第三者,而是第三者责任险所对应的第三者,这种险种的赔付呢是以保险车辆之下的第三者为赔偿对象的。

我们之前呢已经说过了,车祸发生之后呢,作为雇主的魏忠应当去承担赔偿的责任。

但是魏忠呢为自己的车是购买了保险的交警也认定事故是属于单车事故,而事故的发生呢,又是在保险的期限之内。

因此呢,保险公司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条款予以理赔,而超出的这一部分,才应当由魏忠来自行支付。

而魏忠呢为自己的车购买的是五十万的第三者责任险以及五万块的车上人员责任险。

可是保险公司啊却告诉魏忠说,他们的赔付呢只能够以五万为最高的限额。

为什么呢?因为受伤的蔡波呀,他是属于保险车辆上的乘客,不是属于第三者的范畴,不能够按照第三者责任险的五十万限额予以赔付。

这样一来呀,这不仅魏忠傻了眼,就连杨秀丽和蔡波都感到非常的意外,这就意味着超出五万元限额的部分都需要由卫中来自行承担。

可是现在呀蔡波呢已经花费的医疗费用就有三十多万元了,再加上后续的一些治疗费用。

如果按照这种方式计算出来的话,那么魏忠少说也要承担一个四五十万。

魏忠呢也不是不愿意赔这笔钱,可是他却觉得很冤枉,他不甘心,自己明明是买了五十万的第三者责任险的。

而这个受伤的蔡波呢又明明是被从大货车上甩出去,然后又被货车碾压致伤的,他怎么就不叫做车辆之外的第三者了呢,看到这儿大家也一定都明白了。

蔡波一直咬定自己,就是第三者,其目的就是要保险公司按照第三者责任险来赔付自己。

这样做也是在方位中。可是对于蔡波来说,谁赔给他钱,不都是赔吗?

他为什么要帮魏忠呢?原来呀在蔡波的心里呢,魏忠是自己妻子的朋友,又是好心让自己搭车。

如果说因为这场意外的车祸而让魏忠背上几十万元的债务,他实在是觉得于心不忍。

从这一点呢,我们也可以看出,其实蔡波呢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小伙子,可是保险公司的态度呢却也非常强硬,说五万以下的部分,一分呢我们也不会少,可是超出五万的部分来,我们是一分也不会给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迫于无奈。

蔡波呢才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将保险公司和魏忠一并作为被告要求赔偿,因为车祸而产生的各项损失费用,共计人民币四十四万元。

说起这场官司啊,也是魏忠和蔡波这俩人呢一起商量的。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法院要如何去做出认定,但是呢,就魏忠而言,哪怕他是个被告,哪怕说最终法院是支持了保险公司的主张,他也不会赔的,比现在更多了。

所以呢他是愿意去冒这个风险去尝试一下的。所以呢这场官司我们说呀是虽然看起来呢是蔡波在告魏忠,但实际上却是为了帮助他。

那么蔡波到底属不属于第三者责任险所赔付的第三者的范畴,这四十四万元的损失赔偿保险公司又究竟应当承担多少呢?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之后,受伤的人员究竟是属于车上人员,还是第三者,应当以车祸发生。

当时这一特定时间节点,该人员是否身处保险车辆之上来进行判断。

在车辆之上即为车上人员,而在车辆之下,即为第三者,因为保险合同所涉及的第三者和车上人员都是特定时间的临时身份,可以随着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予以转化。

如果说一开始是在保险车辆之上属于车上人员。

但是在事故发生的当时转化为保险车辆之下的人员的,那么就应当认定其为第三者。

至于是什么样的原因,致该人员到保险车辆之下的,不影响其第三者的身份。

那么在这个案子当中呢,我们可以看到受伤的蔡波呢是保险车辆之上的乘客属于车上人员,但是其先被甩出车外,然后又被该车碾压致伤的事实表明,在发生交通事故的这个特定时间节点上,蔡波其实已经身处于保险车辆之下。

因此呢,法院认定,蔡波是属于保险车辆之下的受害者。

保险公司应当按照第三者责任险的合同条款予以理赔。

也就是说,在五十万的赔偿限额之内予以赔付。

最后呢,一审法院判决由被告保险公司支付泰波,由于车祸所产生的各项损失费用,共计人民币四十四万元。

官司呢结束了险公司也付了钱。魏忠的妻子非常感谢蔡波他们一家人这样呢这两家人呢还成了很好的朋友。

车祸呢是一个意外,但是却在关键的时候终止了杨秀丽和魏忠这两个人之间不正常的情人关系,让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又回到了各自的正轨。

当然这其中呢马大姐啊是功不可没。蔡波的腿呢虽然瘸了,但是他却让自己的妻子又心甘情愿的回到了他的身边。

所以啊我们说这有些时候呢还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当然了,这其中的过程呢是值得大家去细细品味的。

好了,感谢收看我们今天的法律讲堂,下个节目再会两岁。

男童双臂是一种完全性的骨折。也就是说,两只手臂齐齐的断了男童骨折的原因是什么?

遭受外力撞击,特别是比较强的外力撞击是骨折最常见的原因。

男童母亲探寻儿子骨折真相,最终又将引发一场怎样的纠纷?

南红骨折之后,方教堂。


上一篇:天网 2010年 第159期 第三者

下一篇:第三者地铁微信大骂原配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更多服务: 济南侦探调查 青岛侦探调查 潍坊侦探调查 烟台侦探调查 淄博侦探调查 临沂侦探调查 济宁侦探调查 东营侦探调查 泰安侦探调查 聊城侦探调查 德州侦探调查 滨州侦探调查 日照侦探调查 威海侦探调查 枣庄侦探调查 莱芜侦探调查 菏泽侦探调查 山东侦探调查 济南侦探 青岛侦探 潍坊侦探 烟台侦探 淄博侦探 临沂侦探 济宁侦探 东营侦探 泰安侦探 聊城侦探 德州侦探 滨州侦探 日照侦探 威海侦探 枣庄侦探 莱芜侦探 菏泽侦探 山东侦探 济南调查 青岛调查 潍坊调查 烟台调查 淄博调查 临沂调查 济宁调查 东营调查 泰安调查 聊城调查 德州调查 滨州调查 日照调查 威海调查 枣庄调查 莱芜调查 菏泽调查 山东调查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